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美丝与儿子
美丝与儿子

美丝与儿子

某国西南方,是这国家最富足大洲,全州百业兴盛,都执世界之牛耳,在地方农业特产中,尤其以葡萄、苹果闻名於世,因天候关系,此地四季如春,土地又肥沃,人口又不多,K市是农村小镇,若大一块耕地,但居民只有十馀万人,除了住家、学校马路以及大片森林绿地之外,每家每户农家,至少都有四、五甲果园土地,一切耕作收采,都由采运公司包办,农户只在家里收钱,别无工作可做,而居家环境,只是鸡犬相闻,相距千码以上,宁静安详,人间仙境。

  亚热带天气,是儿童早熟的主因,大可的花花世界,身历其境,自然的如焉开始。

  大可今年十二岁,就读五年级,在学校里,功课平平。但独对体育爱好,自然的,大可因身体发育特别强壮成熟,当然也是各球队争取的对象,但很不幸,唯独棒球队选为後备队员,爱面子的大可,对此非常不满而恼怒,因此,每逢周五练习活动时,大可都会借故避开,或提早回家。

  大可离开学校,骑上单车,慢行在浓密橡树林间大道中,阵阵林叶清香,柔风送爽,心中烦闷,刹时间一扫而空,轻快地吹着口哨,精神为之一振。

  大可平常往返两地,都在半小时之间,今天在不知不觉愉快心情下,不到二十分就抵达家门,大可抬头一看,大门深锁,大姐文利尚在上课,妈咪多会在果园,看看表,不到一点嘛!大门不得而入,只好丢下单车,漫无目标的游荡在林蔚中。

  近半年来,只要是回家,就会想到苦命的妈咪,自牛年前,父亲每日无缘无故的和妈咪吵闹不休,经常借酒装疯,也常痛打妈咪,十多年夫妻,究竟有何深仇大恨?大可想不通。

  大可左拐右弯,行行复行,忽然听到有男女嬉笑声,大可在无聊而又好奇心理情绪下,想想反正没啥事可做,不妨看看到底是谁?大可看看四周环境,这儿原来是邻居老鲍後院大花园嘛!这花园四周,都是四季青曼树,自然围成篱笆,曼树枝叶繁茂,人在里面,只闻其声,不见其人,尤其使大可感到奇怪的,那种女人淫浪的笑声,不禁使人发毛,大可打定了主意,非要看清楚是何许人也,抬头四处一望┅┅嘿嘿┅┅天助我也。

  原来篱芭边有一颗大榕树,他轻手蹑脚的慢慢爬上大榕树,在树桠间坐稳後,定神向下面一看,大可怔了好一阵。

  哇塞!妈的,原来是露天活春宫,那┅┅不正是老鲍和媳妇玛璃亚嘛,真是想不到,老鲍是本镇有名的大善人,正人君子,其在我们这儿社区中,老鲍不是人,而是万能的神,无论男女老少见到他,谁敢不恭敬的叫一声┅┅鲍爷爷。

  真他妈混蛋到印度国,原来老鲍和玛璃亚,两人脱得光溜溜,拥抱着躺在游泳池草坪地上,吻得啧啧有声,老鲍的怪手,活像条水蛇,不停的游走在媳妇全身,玛璃亚不时发出∶「唔,唔┅┅别挖了┅┅了┅┅求求你,快┅┅快点┅┅他妈的┅┅三月没搞,骚穴要咬手指了!」「死相,你在外面乐,可曾想到我┅┅我┅┅」「有有有┅┅小二哥天天想你。」

  老鲍的大魔掌上下捏摸,一忽儿用力揉捏大奶,一忽儿在小肚皮下黑森林处转呀,转呀,看不清手指在干,混蛋,太远了,小地方看不清楚,但从玛璃亚格格娇媚笑声中,这骚娘儿好像非常舒服。

  「嗯┅┅我┅┅我┅┅要┅┅丢┅┅丢┅┅了┅┅」老鲍不加理会,玛璃亚的浪声,似是赞赏掌上功夫。在忙乱中,玛璃亚玉手抓到硬硬大肉棒,有手电筒那般粗,但只有五寸多左右,玛璃亚好像寻到珍宝,一把握紧上下套弄,又吻吻老鲍说。

  「达令,大肉棒三个月没有用,硬多了。」「少罗唆,快扒开骚穴!」

  玛璃亚将雪白大腿八字分开,一双玉手在小肚皮下那一大片密密层层黑毛中,扒了好久,这时大可才看清楚水汪汪深红色大肉沟。老鲍跪在玛璃亚大腿中间,握住鸡巴,用龟头在穴洞口,揉呀,磨呀,冷不防老鲍用力挺。

  「滋┅┅」全根插进去。

  「嗯┅┅达令,这味儿真好,美死我了。」老鲍轻抽猛送,老花眼看着媳妇那骚浪劲,心中毛毛。

  「小浪穴,老子没搞到十下,又流骚水了,真没用!」「达令,大话别说太早,你要注意啊!」

  玛璃亚的话一说完,高高举起白嫩大腿,勾在老鲍的屁股上,双手紧搂腰间。玛璃亚即时抬起肥胖白嫩大屁股,用力的上下左右,扭摆挺摇,而老鲍在上面像头大公牛,哼哼呜呜。

  「小浪穴,轻点摇┅┅好┅┅好不好┅┅」「嗯┅┅嗯┅┅我┅┅我是真┅┅痒┅┅痒嘛┅┅嘛┅┅」「卜滋┅┅卜滋┅┅」骚水不停。

  「达┅┅达令┅┅再用力┅┅力┅┅我又要┅┅丢┅┅丢去了┅┅」老鲍不加理会,气喘如牛疯狂抽送。

  「卜滋,卜滋┅┅」

  「老┅┅老天,我爽死┅┅死了┅┅┅别摇了┅┅了┅┅」「达令┅┅令┅┅三个月┅┅月没搞┅┅搞┅┅你可不┅┅不能太┅┅太早┅┅早就┅┅」玛璃亚话没有说完,只见老鲍狠狠的抽送几下,头一歪,哦哦,不动了,像头死猪,可怜老鲍是人老了。

  热情如火的玛璃亚,满脸痛苦无奈的闭上眼睛,暗中流下串串热泪。而下面深红色肉洞中,一阵阵流出亮晶晶白色豆浆汁。

  老鲍和玛璃亚打完炮後不到一分钟,只见玛璃亚突然怒容满面的用力将老鲍一推┅┅「你去死,你快点去死吧!」

  玛璃亚含着满眼泪水,光着屁股一摇一扭逃进屋里去了。

  大可是第一次看到打炮活春宫,真是好看过瘾极了,好戏既已落幕,看看表,还不到两点嘛,不如去果园找妈咪聊天吧!

  大可虽然只有十二岁多,事实上,他体重八十二,身高一百八十三公斤,远比一般成年人的体格健壮魁武很多,在最近两三月中,晚上有过三、四次梦遗,大可为这等事问过妈咪,美丝总是顾左右而词不达意地说道∶「宝贝,你真的长大了。」神密的笑笑。

  今天在外面,偶然巧合中偷看到男女偷欢做爱,这种大胆火热镜头,大可的一颗心七上八下的,像小鹿怦怦乱跳,下面的小二哥早在裤档里跳舞,拉下拉练,掏出来看看。

  「哇塞!好硬啊!」用手量量,要比老鲍的鸡巴长一倍,可是老鲍的龟头那麽大,自己的龟头像是曼鱼头,大可心里想,这可能是小孩子未长成熟吧!奇怪,看到别人打炮,怎麽自己鸡巴会硬,硬了龟头会流出晶晶尿液,大可莫明其妙,倒是几次晚上梦遗,那味儿很不错,很舒服。

  大可下了树,当然是找妈咪,一想妈咪就精神百倍,他们母子间的感情本来就很好,自从半年前夫妻失和,大可便成为美丝的保护神,闹得再凶,只要大可出面调解,父亲会马上见风转舵,悄悄走开。也因此,母子之间感情增进更深,美丝是这农村长大的女人,个性温驯得像头小猫,心里有了痛苦,常常躺在大可怀里,偷偷流泪。

  美丝今年三十一岁,是一个美艳照人,温柔贤淑,又能善解人意的女人,十多天前,丈夫离家出走,美丝里心所受痛苦,如果没这位好儿子,作为她精神支柱,她是没有勇气活到今天的。

  大可家果园土地有六、七百公亩,葡萄与苹果各半,面积相当宽广,看看四周,尽是绿色树海,要找一个人,相当不易。他先在平地葡萄园穿梭好久,大可想,妈咪一定在山坡苹果园,再走了六、七分钟,听到有竹杆打拍声,向前看,见到妈咪正在打苹公花。

  「妈咪,我来了。」

  美丝突然听到儿呼叫声,高兴的大声回答道∶「大可,妈咪在这儿。」她话音来了,大可气喘呼呼的站在她面前傻笑。

  美丝见到儿子满头大汗,美丝可心疼了。儿子是她的命,急忙为儿子拿水袋、毛巾,亲手给儿子擦汗、解渴。并且拉了大可的手,走向三码外工寮中,坐下休息。这种工寮,果园到处可见,作为避风雨休息之间。

  母子入里坐下,美丝再度为儿子擦汗,美丝怜爱的吻吻大可说。

  以後走路慢点,别太急知道吗?

  大可一面听妈咪说话,而它的双眼,死死盯着美丝脸上看,美丝见他不发一言,她的心儿一震,这种眼神,那是性爆发表徵,美丝想至此,不自觉地满脸飞红,笑着问道∶「宝贝,天天看妈咪,妈咪脸上有什麽好看的?」「妈咪,你真美,你是世界最美的女人┅┅」「心肝,妈咪已经老了┅┅」

  「不不不,妈咪不老,妈咪最漂亮┅┅」大可激动的大声说。

  可是妈咪的命好苦,美丝说完双眼红红的。

  「妈咪,我爱你,我要一生一世爱你。」大可一面说一面紧紧拥抱美丝,身体压在她身上,大嘴巴雨点般,吻着头、颈、耳、眼、鼻,最後停在美丝的小嘴上不动了。

  「嗯嗯┅┅」她调整了自己的身体。

  大可这等举动,美丝并不觉得意外,儿子的早熟,日常又是如此亲密,这等事早晚要发生。再说,丈夫的性无能,如今一走了之,三十左右的她,已经半年没有和男人办这种事,已经是痛苦不堪,如果这等事发生得太晚,那是痛苦,也是损失。

  现在,郎有情,妾有意,美丝的小香舌频频传送,大可太兴奋了,也深深陶醉了。

  醉归醉,但大可的右手可没有闲着,在上衣外,用力的捏揉大奶,几次想伸手摸进衣里,结果找不到门路,他慌乱的又摸向下方,到处乱抓,仍然是不得其门,没办法,只好将美丝抱紧,屁股向下猛挺。他喘着大气,性欲的火焰燃烧到顶点。事实上,美丝的忍耐力,也到极限,她不忍心再折磨儿子,拍拍他肩头说∶「宝贝,起身脱衣服吧!」

  「妈咪,对不起,我是高兴得冲昏了头。」「别急,慢慢脱。」

  大可真是如梦惊醒,心里不由大骂一声,混蛋,那有不脱衣服就办事的,像火烧屁股,三下五去二,两三下衣裤剥的精光,大可见美丝脱光已经仰卧在木板床上,大可他一跃而上,紧紧压在美丝身上,又是一阵没头没脑屁股用力的挺动,美丝看在眼里,这小冤家今天为何这般急色儿。美丝深情的吻吻他,在他耳边说∶「你的小宝贝你不讲它进洞,它如何喝水呢?」「哦哦哦,又出丑了,让打,该行┅┅」一脸傻笑。

  这时,美丝才伸出玉手去扶鸡巴,刚一握在手中,她的心已凉了半节┅┅我的老天,丈夫的鸡巴不过五、六寸,粗细嘛差不多,但是太长了,长度多出一倍,如果要完全搞进去,那岂不要搞穿肚皮,这如何是好,如今箭在弦上,再说,自己的穴里痒得实在受不了。

  「唉,宝贝,你的东西太长,要慢慢搞啊┅┅」「妈咪,你放心,不会让你吃苦的┅┅」

  「那就好,那就好,来吧┅┅」

  事已至此,美丝只有听天由命,一咬银牙,扶住鸡巴在穴洞门口,揉磨转动好久,美丝点点头,示意可以开始工作了。

  「嘟┅┅」一下插进三、四寸,大可铁硬鸡巴立即被肥嫩穴肉,包围得紧紧的,大可想,怪不得男人爱打炮,原来大鸡巴插在穴里是这等美味,难怪,难怪。

  一个狼虎之年美妇,其实她暗恋儿子已有六月之久,现在大鸡巴已插在穴里,相思之苦,总算如愿,美丝想到此,淫水又出了。大可抽送了几下,穴里嫩肉吮吸不停,这时龟头遇上大肉球挡路,只停在原地打转。

  大可除了尝到了这美好滋味太好太美,其他都在迷糊中,他太兴奋,他也太激动,但,依然像头野牛般,猛插狠送,穴中的淫水,永远是滚滚涌流。

  「卜滋┅┅卜滋┅┅」

  「嗯┅┅嗯┅┅」

  「唧┅┅」美丝心头一凉,槽糕,鸡巴搞进了肚子。

  美丝低头一看,可不是,完全不见了。

  大可的鸡巴进是进了穴心,可是插送却没有刚才那麽轻松了,穴里太紧太窄,穴心是以前没来过的地方。五、六寸长鸡巴,大龟头只能在穴心肉球外滚转,龟头太大,穴心口太小,因此,根本不可能搞进穴心,也许有女人的灾难吧!大可的鸡巴与众不同,他的鸡巴是曼鱼头鸡巴,五六岁小女孩照搞而没有痛苦。

  美丝现在穴里所感受的是另一种美味,是她从来没有尝过的美味,这种掏心的美感。

  「嗯┅┅老天,我爽死了!」她全身一抖,又大量泄了,而这时大可咬着牙,胡乱的猛挺几下。

  「咕┅┅咕┅┅咕┅┅」浓浓的热精,射在穴心满满。

  「嗯┅┅妈咪┅┅这滋味,我喜欢。」大可喘着大气。

  「宝贝,只要你喜欢,它以後是你专用品。」「妈咪,谢谢你,妈咪你真好!」

  大可是第一次打炮,由於没有经验,心情又太紧张,看了老鲍和玛璃亚作爱,整个人给弄得迷迷糊糊,童子鸡第一次破身,前後的时间也才不过十二、三分钟而矣!

  大约休息了六、七分钟,大可的神智方才清醒,他不停的亲吻着美丝,口中如梦呓般在美丝耳边说。

  「妈咪,我爱你,你爱我吗?」

  「真是小冤家,妈咪如果不爱你。怎会脱裤子?」「妈咪,大可太爱你,我要爱你一生一世,我要爱你一千年,一万年。」其实,美丝这时比大可更激动,因为,她穴心里装满的是童子鸡仙汤,万金难买的,这时,美丝风情万种的向大可说。

  「宝贝,从现在起,美丝完完全全是属大可的,任何人都不能取代你在我心中地位。」「妈咪,我向你保证,我要让你成为这世界最快乐的女人。」大可射了一次精,好像完全没那回事,精神的充沛,仍然是生龙活虎,他的大嘴和双手并没有稍停,美丝的一对鼓鼓大奶,看来根本没有养过孩子的样儿,尖尖鼓鼓,硬硬奶头,大可来一个手、口齐上,将两粒红红大奶头,又吮吸又捏揉弄得好大,好硬,美丝像一个初尝爱情的小女孩一般,沉醉在爱情大海中,享受着爱的滋润,她在朦胧中,感觉到插在穴里的这条大毛毛虫,又在加热加硬,迅速的在穴里膨涨体积,压在她身上儿子屁股,又在轻抽慢送,美丝看到这般情势,她是乐在心里,喜在脸上,她搂抱着大可,无限柔情连连送吻,又在耳边小声说道∶「宝贝,玩女人切记不能紧张。」

  「要怎样才能不紧张呢?」

  「不论是多美、多漂亮的女人,最初几次玩,最好闭上眼。」「那原因何在,看美女也是另一种享受啊?」「太美的女人,太刺激视觉和心理,男人多半一泄如注。」「床上的功夫,今後你要多教我啊!」

  「男人最利害的武器是时间越长越好。」

  「啊,对了,怪不得玛璃亚哭了跑进室里。」「你说的是谁,到底是怎麽回事?」

  「是老饱和他媳妇在花园游泳池畔草坪上打炮,开头时玛璃亚很起兴,可是,没一会儿,鲍老头就丢精了,我亲眼看到她伤心的哭了跑进去。」「宝贝,怎麽书不读看人家打炮?告诉妈咪是怎麽回事。嘿嘿,今儿不问三七二十一的拉着妈咪要打炮,原来是看了活春宫,这种事以後少看为妙,要是给对方恼火了,那你会挨打的。」「现在经你这麽一提,我想起来了,老鲍搞她的时间,好像只有五、六分钟就射精了。原来是玛璃亚没有过足瘾,穴里痒的发慌,才伤心痛哭的,对,一点不错,时间很重要。」「其实,也不能全怪老鲍,他是太老了,年青才是本钱。」「妈咪,我刚才搞了多久?」

  「我也不太清楚,大约在十多分钟吧!」

  「妈咪,真对不起。让你失望。」

  「其实,错在妈咪,刚才我是太高兴,像小女孩第一次上床那麽紧张,现在想来真笑死人了。」大可听她这麽一说,也不禁哈哈大笑。

  美丝听了他一声说道∶「你没有看到自己的那付猴急像,好像将妈咪给吃掉,好怕人!」「妈咪,你知道吗?我八、九岁就想搞你,看到爸爸和你好,恨不得一刀将他杀死。」美丝听了笑而不语。这时,她仔细的回想这几年母子相处的情形,不管是家里或是果园,小冤家一看没有第三者在身边,那一付毛手毛脚猴急相,十岁前只是在衣服外面摸摸而已,从十一岁到现在胆子更大了。他很笃定的,将禄山之爪大胆的伸进衣服里,屁股呀、大奶呀,是他百摸不厌的地方,至於小穴嘛,只是将手压在穴上,轻轻的揉揉,轻经的摸摸,倒是没有挖穴。

  六个多月来,因丈夫的性无能,时常借酒装疯吵闹,吵的太凶时,多半是儿子解危。也是从那时候起吧!她自己的身体,一经儿子强有力骼膊搂抱在怀里,每天美丝的一颗心,像小鹿儿忐忑乱跳。十多天前,丈夫负气离家出走,这一去当然永远不会回家。但美丝心里的痛楚,矛盾,徘徊,一个富裕而又美满家庭,突然遭此变故,实非身受其害者所能体会。争吵归争吵,十五六年夫妻之情,美丝是很念旧的女人,爱情也很专一,再说自结婚後,无论是精神或物质,美丝都心满意足。谁知丈夫泄犯性无能,开始时,也多方求医,很同情他,可是时日一久,真正受害者,是美丝自己,狼虎之年的她,一看到丈夫,心里就有无名火三丈,不吵不快。

  孺子可教,大可是聪明绝顶的,办这种事,稍加以指点,百事可通。可不是,美丝已出二次骚水,大可好像若无其事,气定神宁的轻抽慢送,两个人的嘴儿,很少分开,香舌传送,蜜意情浓,大可深情似海悄悄说道∶「妈咪,你的小嫩穴真好,它会吸我的鸡巴哩!」「嗯,心肝,你又在抵着穴心磨,这滋味,我喜欢。」「卜滋┅┅卜滋┅┅」

  美丝听大可这麽赞美她的小穴,喜在心里,笑而不答。美丝在暗中又增加了两成功夫,她将插进穴心里三、四寸鸡巴头,紧紧咬住,再用穴心嫩肉,猛舔猛吮龟头马眼,这种绝妙功夫,初出道的大可,那吃过这等美味?

  「啊┅┅唔┅┅老天,这是什麽味?呵呵!」「卜滋┅┅卜滋┅┅卜滋┅┅」

  「嗨嗨┅┅这样美,我┅┅我可受┅┅不┅┅不了┅┅了┅┅」「嗯┅┅嗯┅┅达令┅┅可┅┅可以┅┅加快┅┅」大可受不了,也更加兴奋,这时,也在加快加重。

  美丝察觉大可意图,双手楼抱他,两脚举起在屁股上一勾。雪白肥嫩大屁股,像电动马达开动一般,配合着大可重抽猛送,不停上、下、左、右摇摆挺送。

  「唔┅┅好美,小情郎,亲丈夫,我又要丢┅┅丢┅┅了┅┅」「卜滋┅┅卜滋┅┅卜滋┅┅」

  「我的妈咪呀,爽┅┅爽死我┅┅我了。早知┅┅知┅┅道┅┅这┅┅这麽好玩┅┅玩,痛┅┅快┅┅早┅就┅┅该┅┅和┅┅打炮┅┅炮┅┅达┅┅令┅┅快┅┅用┅┅力┅┅嘛┅┅我┅┅又┅┅要┅┅丢┅┅丢了┅┅妈┅┅妈┅┅咪┅┅我┅┅」美丝话没有说完,穴心猛抵龟头,浓浓滚烫的淫水,如黄河缺堤,排山倒海而泄,在此同时,龟头被穴心咬住不放,又经火烫的淫水一淋,大可如野兽般,疯狂猛挺几下,紧抵穴心。

  「咕┅┅咕┅┅咕┅┅」足足射了三十秒热精┅┅「嗯┅┅嗯┅┅老天,我要升天了┅┅」

  「哎哟哟┅┅这麽多水,烫死我了,我穴里装满了。」大可压在她身上,享受着射精後刹那甜蜜的快乐,二人一阵气喘,不一会儿,工寮里又归於宁静。

  这一场肉搏大战,足有三十多分之久。大可学习功夫,进步神速,应该嘉奖,二人约睡了半小时,大可看看表,时间还早嘛,还不到四点,这时,大可又像一头睡醒的雄狮,又在生龙活虎,重施故技。

  美丝的穴里,已经是半年没有吃过鸡巴,一旦有得吃,吃一次也是吃,吃十次百次也是吃,更何况现在吃的是稀世之宝,美丝并非淫妇,在她们那时国家现实环境生活,她们觉得是理所当然的,完全合乎人性生存轨迹,狼虎之年的她,快乐岂能放过。

  大可身强力壮,又是第一次吃鲜味,大可是意犹未尽,美丝是半推半就,二度乌江大水战,冲峰陷阵,恶战如焉开始,那种凶残恶狠景象,真是惊天地泣鬼神。恶战三千回合,只杀得白水成河,喘声震天,二人方才结束了这场罗曼蒂克的野外性爱交合。

  大可今天的收获,使他是又兴奋,又快乐,在回家的途中,大可像一只绿头苍蝇,打不开,挥不去,像一块橡皮糖,紧紧的缠着美丝,他像抱婴儿般,将美丝一直抱到家门口,美丝说∶「宝贝,以後行事,要用双眼多看再做,千万注意。」「妈咪,要是文利知道哩?」

  「那就听其自然,反正也没有什麽嘛!」

  「妈咪,晚上来我房里睡好吗?」

  「难道要吃妈咪奶水不成?看你那副饿狼像!」「妈咪,晚上来不来嘛,急死人丫!」

  「好好好,来来来。」

  美丝听到小情郎那种殷切期盼的要求,她静静的看着站在眼前雄壮健康的美少年,她的心和灵魂,完完全全被他吸引去。地无法排斥抗拒,也不能排斥抗拒。因为,丈夫性无能离家出走,也等於此人死亡。自己今後岁月,长夜漫漫,她不能再失去儿子,想想至此,她热情吻吻大可说道∶「宝贝,安哪,准时赴约,包君满意。」转身做饭去了。

 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