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肉身武器
肉身武器
1、销魂夜

  「再吸多一点,嗯…哈…」芸妃摸着正在吸吮自己小穴的男子,爱液不受控制的不断流出,男子遂把一根手指探进穴里来回抽插、翻搅,小穴慢慢扩张开来,男子将第二根手指也插入穴里,不断搅弄着。

  「嗯…插大力点好舒服…」芸妃销魂的闭起了眼睛,柔弱的娇喘着,男子看见芸妃这淫秽的神情,戏谑的往那红肿翘挺的乳头捏去,大力的搓揉芸妃丰满的上围「这里很敏感吗?让我好好抚爱你…」男子低头大力的吸着乳头,似乎要把乳汁给吸了出来,弄得芸妃不断喊疼。

  「小骚货,你看看你爽成这样,想不想要…」男子的话还未说完,芸妃已经忍不住的抓起男子下部的坚挺硬物,双亮的大眼百般渴求的盯着男子。

  「快点插坏我吧,这里已经忍不住空虚寂寞了…」芸妃用手指将自己的小穴撑开,男子坏笑了一下,眼前这女人看似单纯,其实也不过是个淫乱的荡妇啊…男子将芸妃的双腿折向前,刚刚被手指插红的小穴,蜜液源源不绝的流出,男子将自己身下的阳具掏出,已经蓄势待发的挺拔起来,对着芸妃的小穴,直捣最底。

  「啊…疼啊…温柔一点嘛…」芸妃因刚刚那一下的冲击,紧紧用力的夹住了男子阳具,男子的阳具被小穴紧紧的包裹住,憋的很紧,男子沉重的喘息着「你的小穴真紧阿…弄得我好爽阿…」男子大力的来回抽插…芸妃的屁股也跟着扭动了起来,男子低下头,将舌尖探进芸妃嘴里,吸吮着芸妃口里的芬芳,两了的唾液交合在一起,男子的下体受到了五官上的刺激,再次把硬物插到更深更深的阴处去,一手捏住了芸妃的乳尖一手在芸妃私处的蒂头不断来回搓弄。

  芸妃被弄得身体乱糟糟,脸颊又红又荡,不断的喘息着,似乎已经快要受不住下面硬物的抽动,央求了男子罢手「挺不住快要…」男子看女孩泪眼盈框,越加兴奋了起来…「你看你嘴里说不要,身体却很诚实啊…」男子搂住芸妃的腰,上下抽插,芸妃的指甲凌乱抓花男子的背膀,「啊啊…我快…快…高潮了。」男子在芸妃的淫叫声中,射了,男子的精液在芸妃的紧穴中乱射一番,男子将阳具抽出後,滚烫的液体在芸妃的穴里流出,芸妃当场昏厥了过去。

  芸妃醒来後,没有看到男子的身影,一叠叠的千元钞票放在床头柜边,芸妃做起身来,但因为昨晚的运动太过激烈,芸妃的腰椎迟迟挺不直,自己的小穴里似乎还残留着昨晚那男子的精液。

  芸妃下了床,走进浴室里,冲洗自己的私处把昨晚遗留的精液全部冲乾净,也把被男子碰过的任何部位都刷洗了好几回,芸妃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可悲的掉下泪来。

  「宋芸妃,你有什麽资格哭泣?你就像昨晚那个男人说的…是个名符其实的淫荡女人啊。」芸妃拿起床头柜旁的钱,穿上衣服,独自离开饭店。

  2、甜蜜陷阱

  离开饭店後,芸妃遂接到一通电话。

  「请问是宋芸妃小姐吗?」另一头听起来是个上了年纪的女人,嗓音十分低沉。

  「我是,是有任务要委托我吗?」

  「是这样子的,我正在和我老公打场离婚官司,迟迟找不到她外遇的证据,我想要央托你和我老公发生关系…至於报酬等这场官司打赢我不会亏待你的…」女子说完立即挂了电话,一封简讯传来,芸妃照着这个地址来到了一栋大楼下。

  「就是这里了吧…」芸妃走进大楼里,环顾了四周,看见这里保安十分周全,现在还不是下手的时候,等到天色一暗,芸妃才偷偷潜入大楼,上楼直捣董事长室,芸妃在这之前已经做了调查,这次的委托人是这里的董事长夫人ˉ吴千鹤,至於她的丈夫就是这里的董事长ˉ黎文南,自从他们分居後的三年,这老头就不断传出丑闻,性侵未成年少女、性骚扰女职员诸如此类的,但这老头做事相当严谨,不但湮没所有证据,还拿钱堵人嘴巴,到现在委托人一直无法和他离婚,芸妃虽然这种case接多了,但这老狐狸很狡猾,她明白她自己得小心点。

  芸妃在办公室各个角落的装上了隐藏式的监视器,躲开重重保安後,她赶紧逃离现场。

  隔天一早,芸妃早就靠关系拿到了黎文南的今日行程表,中午时刻这段时间刚好大楼休息,职员们和保安的紧戒最松,芸妃打算利用这段时间下手,她穿上风衣,靠个关系混进大楼里,而这个关系人物就是吴千鹤。

  芸妃很熟悉的走到董事长办公室,昨晚她已经摸透了整栋公司的建构,轻而易举的把每个地方记熟,好让她在危急时可以快速逃跑。

  芸妃一打开门,就看到黎文南坐在沙发上,和一个女子都衣衫不整,黎文南有点惊讶,但是还是很镇定的把衣服穿齐,挥了手叫女子退下。

  「请问你是谁?找我有什麽事吗?」黎文南的声音有点沙哑,年约五十却还是如此好色,不过好色的老头好办事多了…「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…只要我的身体知道你是谁就好了…」芸妃将自己身上的风衣一脱,丢在旁边,放在身後的手,将门一锁,这时黎文南大概知道眼前这女人要干什麽了…芸妃身穿黑色蕾丝的性感睡衣,一双穿着吊带袜的修长双腿展现的一览无遗,快要爆出来的丰满上围,让黎文南垂涎欲滴…芸妃上前去,张开大腿,跨坐在黎文南的腿上,往他的身体一仰,不忘要扭动自己的腰和屁股,黎文南被蹭的下体硬了起来,黎文南看着眼前这个性感尤物,吞了吞口水,芸妃将自己的头发往後一拨,阵阵的玫瑰香味薰的黎文南神魂颠倒,在胸前的牡丹刺青若隐若现的刺激黎文南的感官,他忍不住将芸妃扑倒在桌上。

  黎文南快速的脱掉自己的刚穿好的上衣,眼色淫秽的看着芸妃,遂把她身上的睡衣拉扯掉,两颗白皙圆润的丰乳挺出,黎文南粗鲁的揉弄起芸妃的双乳,低下头就是对那两个红晕的乳头狂吸,吸的芸妃的小穴已经敏感的爱液四窜。

  「别那麽心急嘛…时间还很长啊…」芸妃想要让眼前的男子温柔点,但是黎文南可是杀红了眼,对着两颗奶子又是吸吮又是紧咬,一手也已经往芸妃的小穴探去,将手指插进去穴里,爱液就着实的润湿了黎文南的手指「下面都已经湿成这样了啊…真是色情啊你…」黎文南趁这个势将自己的肉棒掏出,硬挺挺的竖立着,让芸妃有点吃惊。

  「不要,你那里好大…塞不进去的…」黎文南看着眼前的女子柔弱的恳求,并没有答应,反而用力的塞入穴里,芸妃痛的叫了出来「好痛啊…」黎文南没有理会芸妃的哀号,为了满足自己的兽欲,他大力的来回抽插,摸着因来回抽插而晃动的奶子,兴奋的将自己的舌头闯进芸妃的小嘴里,霸道的占有芸妃的芬芳,下体晃动的更是厉害。

  「你的小穴,好烫好舒服啊…弄的老子我差点泄了…」肉棒正享受在小穴里摩擦,芸妃已经快要达到极点,她哀求的要黎文南停手,但是看到芸妃那喘息的淫荡神情,黎文南越将自己的肉棒插到最顶,几乎快要顶到子宫去了。

  「啊…我快不行了…啊…快…」眼见芸妃快要达到高潮,黎文南加快了自己下体的抽动,抽的更是用力快速,两人在一阵疯狂的淫叫声後,都达到了高潮,黎文南将自己的精液全部一滴不漏的射在芸妃红肿不已的小穴里,小穴顿时滚烫翻腾,晶亮的液体也逐一流出。

  办完事後,黎文南给了芸妃一大把钞票,上下打量着芸妃,不时还露出恶心的笑容「你让我很满意,希望还有下次,我绝对不会亏待你的…哈哈哈…」芸妃没有回答,将钞票塞进自己口袋後,就离开了大楼,芸妃第一次感到如此反胃,尤其接到这种老不羞的糟老头…她摸摸刚刚被掐红的手臂,一阵空虚又往心里袭来。

  3、密室、迷 奸(上)

  回到家後,芸妃将刚刚录好的影片,重拨了一遍,看着自己一脸享受在肉欲之中,荡漾的神情,让芸妃痛恨起这敏感的身体,要不是为了钱,她何苦要出卖肉体呢…芸妃拨了通电话给吴千鹤

  「事情办好了,我会把影片寄过去的。」

  「好的,明天就要打官司了,事成後报酬绝对会让你满意。」说完,吴千鹤冷哼的一声,挂掉了电话,芸妃对这个吴千鹤也是有防备心的,虽然看起来是那种会负责任的人,但会委托她干这种卑鄙事的人,心机肯定是有的,芸妃历年来的经验告诉她,绝对要谨慎小心。

  隔天中午,手机传来了封简讯,吴千鹤的官司似乎已经成功了,芸妃赴约到了附近的饭店,领取她该有的报酬,一切的程序都相当隐密,也有不少黑衣男子护航送芸妃到了房门外。

  一进门,看到吴千鹤本人,脸上有着历经沧海的痕迹,憔悴的脸庞眼神却相当精明,拿着红酒杯喝着顶级的红酒,十分享受的卧在沙发上,她手指一勾,示意要芸妃过来坐。

  芸妃坐下将警备心提到最高,环顾四周,只有吴千鹤本人和他的秘书,接着吴千鹤拿起皮箱,啜了一口红酒说「这里有一百万,这是你的报酬。」然後她拿起另外一杯红酒,递给芸妃。

  「喝喝看吧,味道很不错的…」芸妃看着红酒杯,虽然感觉不太对劲,但是现在推辞掉,似乎又有违职业道德,毕竟她拿的报酬可不是小数目,她需要这笔钱,於是她拿起酒杯一口气的喝下。

  「很好,好酒量…我欣赏,哈哈哈…」芸妃的眼皮开始觉得沉重,她就知道眼前这女人肯定是个狠角色,她努力站稳身子,准备要离开,但是双脚使不上力气,在吴千鹤的大笑声,她逐渐失去意识。

  当芸妃醒来,她的眼前一片漆黑,像是被关在一间密室一样,双手双脚都被五花大绑,嘴巴也被胶布贴的死牢,发不出声音,她被绑在一张椅子上,这时一个高大的影子朝芸妃走来,芸妃看不清楚他的脸,但听到声音时,才恍然大悟。

  「唉呀呀,那麽快就醒来了啊,本来还想欣赏一下你那美丽的身体呢…」芸妃绝对不会认错,这个声音绝对是吴千鹤的秘书,其实来到这里前,芸妃早就调查了吴千鹤的所有资料,包刮她身边的人,她身边的贴身秘书,跟吴千鹤其实也暧昧以久,说实在的就是吴千鹤养的小狼狗。

  芸妃用力的挣扎,但因药效还没退去,一直使不上力气,这时灯一亮,天晴看清楚了男子的脸孔,男子打量着芸妃凹凸有致的身材,芸妃心想不妙这男子可能要对自己不利,但是却又无法弄开自己身上的绳结。

  「你逃不出去的,这里的钥匙只有我跟主子有…主子要我好好犒赏自己一下,哈哈哈…」男子将自己裤子的拉链拉下,里面的硬物重见天日般的硬挺起来,男子把芸妃嘴上的胶布一撕,快速的将自己的老二往芸妃的小嘴塞进去。

  小嘴被勃起的硬物塞的很难受,男子不满意芸妃那动也不动的身子,遂抓起她的头发来回抽动,裹着黏液的硬物在芸妃的嘴里和唾液互相交融在一起,芸妃的舌尖不时被硬物顶到,轻巧的一顶,男子肉棒被顶的舒服极了。

  「做的很好,老子很舒服…」男子边将自己的一手挪到芸妃的奶子上,芸妃那薄薄的衣服经过男子指头的磨蹭,乳头已经敏感的凸了起来,男子看到芸妃身体诚实的反应,冷哼了一声「果然是个下贱的女人,这样蹭就有反应了呢…」芸妃就算再怎麽不愿,但身体的敏感还是个事实,男子的肉棒抖动着,不一会儿,全部都泄在芸妃的嘴里,浊白色的精液,味道浓烈的让芸妃呛着。

  男子将芸妃松绑,这次被绑在拷问桌上,掰开她的大腿,两腿间的小缝有股清泉缓缓流出,男子将指头探进缝中,指头顿时被温热的爱液沾湿,男子兴奋的一头埋进芸妃的两腿间,舌尖轻轻点在蒂头上,芸妃敏感的身体抖动着,声音也变的沉重「嗯…哈…那里…不要…」男子看着嚷着不要身体却不停抖动着,口是心非的模样实在太惹人怜爱。

  男子舔着小穴,小穴的粉嫩让男子更发狂似的吸吮着蜜液,骚毛不时的惹火男子的感官,这时硬物已经忍不住寂寞,不停的涨大,男子受不了的将自己的硬物捉起,芸妃看着男子想要把那硬物塞入自己的缝中,害怕的不断挣扎,娇弱的呼喊「谁来救救我啊…随便一个都好…」芸妃眼框的眼泪晶莹透彻,反射了芸妃心中的不安,叫破了喉咙,还是没有半个人来挺身而出。

  男子看见芸妃不死心的求救,一巴掌往她的脸过去,嘲讽的说「不会有人来救你了,就让我的肉棒好好爱抚你吧…」

4、密室、迷奸(下)

  男子的肉棒在手里不停摩娑,用指头撑开芸妃的紧穴,肉棒一撞,顶到小穴的最深处「啊…」芸妃被这一撞,身体紧憋着微微颤抖,因下体的用力,小穴紧紧的吸住了男子的肉棒,肉棒被小穴的淫液裹着,滑溜溜的让男子用力将下体抽动的更是厉害,这时芸妃的身体好烫好热,小穴更是痒的不得了,她心想吴千鹤给她服的药肯定是媚药,才会让她现在想解放也解放不了。

  「再快点…我的小穴好痒…」男子听到眼前女人的情欲正在四窜,竟可恶的把肉棒抽掉,她将芸妃松绑,男子坐在椅子上,他坏笑的戏谑「来求我啊…自己上来吧…」男子的肉棒即使脱离的小穴,依然硬挺挺的竖立着,芸妃发觉自己的身体已经快要爆炸了,她蹲下来,握着男子的肉棒「拜托你给我…小穴忍受不住了…」芸妃娇滴滴的喘息,微弱的声音男子却听的一清二楚。

  男子将芸妃抱起,芸妃掰开小穴的两片扇叶,肉棒直捣小穴的花心,芸妃陶醉享受着上下不断抽动,男子的肉棒往最深幽的地方插入,男子将两手搓揉芸妃两粒晃动厉害的双乳,白皙的皮肤衬托了中间两点花蕾,白里透红的让男子失了疯的吸吮奶子,两点花蕾被吸的又红又尖。

  看着芸妃微微打开的嘴唇,清秀的脸庞,乌黑的秀发,明眸皓齿的五官让男子魂牵梦萦,男子吻住芸妃的香唇,舌头不乖的扰弄嘴里的每一处,芸妃也很热情的用舌尖回应,两人的舌纠缠在一起。

  「唔…哈…身体好烫……那边也好烫。」芸妃感觉自己快要进入了云霄,小穴被摩擦的舒服,摩擦的咕溜声听的清晰,不知是吃了媚药还是芸妃本身的体质,爱液多的流满了整张椅子,晶亮的爱液滴在地板上,滴的到处都是。

  男子感觉自己的肉棒也即将到达高潮,他站起将芸妃压在墙壁上,两手抓稳了她的双脚,男子将屁股一缩,使出了最後的力气快速的抽插顶撞,顶到了芸妃的敏感带「好舒服…阿…人家不行了…阿…」在芸妃用尽力气的淫叫回荡整间密室後,男子也射了不少液体,本来的爱液和精液一起从芸妃的小穴泄洪般似的喷出,男子的下体也被喷的到处都是。

  「真是个淫娃,喷的老子全身都是…」男子用手指抹了一下身上的液体,舔了一口,坏笑的说「你看你这骚味真浓,自己嚐嚐吧…」男子将手指再次探入小穴里搅弄,伸出时直往芸妃的嘴里塞。

  「唔…唔…」芸妃觉得被羞辱般的再度流下眼泪,但男子却毫不留情的说「淫荡的女人有什麽资格流泪,不都渴望男人的老二尻你穴吗?」芸妃彻彻底底的被解读成这样放浪不羁的女人,心里更是千刀万剐。

  男子穿上衣服,离开了这密室,芸妃还是瘫软的坐在地上,只剩下一面墙能倚靠住她的重量,她已经没有力气反驳什麽了,或许这就是她的命也说不定,但芸妃还是不甘心,她一定要让欺负她的人,得到应有的报应,看着男子爽快的办完事意气风发的走出门外,那个背影令她咬牙切齿,她一定要报复…

5、肉体诱惑

  狼狈的离开密室後,芸妃只有想赶快回家洗掉自己满身污秽的念头,心里是千百个不愿意让自己堕落成别人的玩物,但自己敏感的身体,只要在肉欲的海里,就会不禁沉沦。

  她满脑只有报复和仇恨,她不只没有得到她出卖肉体的报酬,还被别人当做发泄情欲的玩具,她不甘心,她回到家里,把那男子的身世背景所有的资料调查的清清楚楚,冷哼了一声。

  「原来是有妇之夫啊,除了跟吴千鹤搞暧昧还硬上了我,真是该死…」芸妃心里熊熊的烈火不停燃烧,既然他是用下半身思考的人,那她的武器肯定就是…这具让她又爱又恨的身体,芸妃决定要让他嚐嚐痛苦的滋味。

  芸妃打了组电话号码按下通话键。

  「是秉勋吗?我是芸妃。」芸妃用着甜美的嗓音叫着他的名子,这一点都不困难,芸妃不知道用了多少次对付这些愚蠢的男人。

  「哦,原来是小淫娃。」康秉勋有点惊讶,但是依然很高兴芸妃热情的来电,她那酥酥麻麻的嗲声,让他心里龙心大悦。

  「人家被你弄的整个身体整颗心都乱糟糟的,你不负责任吗?」芸妃使劲的使出柔软的手段,虽然要她对这个男人讲出这些话真有违她的良心,但是她习惯了,历经许多风雨的她,也练就了一身甜死人不偿命的嘴巴,句句都挑逗着康秉勋犯罪。

  「呵呵呵,小穴想念我的肉棒了?」康秉勋骄傲的哈哈大笑,完全不晓得这是个陷阱,被芸妃的话驯服的服服贴贴,没有任何的疑虑。

  「啊唷,人家会害羞啦,那就今晚八点约在龙山饭店605号房,一定要来喔…我有大惊喜要给你呢。」芸妃说完立即挂掉电话,这个男人现在一定心痒痒,她有把握今晚他一定会出现。

  到了约定的时间,芸妃早已经在房里等待许久,她心里明白今晚不做恐怕以後更难上勾了,自己也不愿再干第二次这种事。这时有人按了电铃,芸妃上前去看开门。

  「你来罗…」芸妃将一根手指伸入自己的嘴巴,纤细的腰不停的磨蹭着墙壁,一袭洁白紧身的护士服,突显了芸妃姣好的身材,蕾丝边的黑色小底裤忽隐忽现,挑逗着康秉勋,另一手轻轻拉着康秉勋的领带,将他拉了进来,芸妃将他拉到床边,一把将他推倒,然後微微解开自己上衣的钮扣,两粒圆润的大奶,耐不住性子的爆出来,芸妃遂将自己摊在康秉勋的身上,奶子不停的搓动着康秉勋的身体,乳尖因为搓动而硬起,芸妃并没有穿内衣,硬挺的两点花蕾隔着薄薄的衣服,接触着康秉勋滚烫的身体,让他的下体不自觉的涨大起来,肉棒的突起顶到了芸妃的花穴。

  芸妃似笑非笑,看着下面那麽诚实的反应,用力的将肉棒一掐。

  「啊…差点…」康秉勋低吼了一声,肉棒微微一颤,差点就泄了出来,他看着芸妃那麽主动的上下抚摸着自己的肉棒,遂将自己的嘴轻咬住芸妃的乳头,泛红的乳头,被这麽一吸吮,她的花穴也感觉潮湿了起来。

  熊熊的欲火,在芸妃熟练的手技下,射出了第一发,芸妃看着手里的浊白色液体,竟通通舔了乾净,那动作让康秉勋的心被搞的兽欲大发,她反身压住芸妃的身体,从嘴巴到丰乳,用舌尖轻点过去,蜻蜓点水般的轻吻,让芸妃有着前所未有的感觉,康秉勋握住了芸妃的水蛇腰,将双腿一扳开,寂寞的小穴已流出蜜液,潮湿的让指头能快速的进进出出。

  「啊…啊…嗯…」芸妃美妙又销魂的娇滴声从唇瓣吟出。

  他加快了手指的速度,每个节奏都让芸妃的腰跟着摆动,惹的芸妃的双颊刷红,双手无力的瘫软。巨大的昂扬物已经等不及要进攻,高涨的欲火往花穴一插,巨大的塞满整个小穴,没有任何空间。肉棒的一进一出,从下体传上来的欢愉,让芸妃不自主的闭上眼,舒服的张口呻吟着。

  抽送的来回动作这激烈的快感,让芸妃的小穴被尻的喘喘嘤啼,两手被下体撞的紧紧环住康秉勋的颈子,饥渴的野兽吞噬着芸妃的每一次,让她火热不已,一次又一次的狂烈撞击,康秉勋似乎也快达到了天堂。

  「啊…啊…哈…我快不行了。」芸妃的小穴已经快要达到高潮,肉棒使出最後的一击插入花穴的底处,全部射进了子宫里,腹部带来的翻腾滚烫,芸妃没有力气的躺着一动也不能动了,还在喘息的声音清晰又柔弱,康秉勋离开了小穴,液体便沿着扇瓣缓缓流出。

  办完事後,芸妃虽然已经没有力气了,但她也不肯多留一会儿,她告诉自己这都是为了报复,她快速的将自己的衣服穿起,下部带来的痛楚让芸妃步伐相当不稳,趁着康秉勋在洗澡之际,她急忙的离开了现场。

  坐了计程车回到家後,她将影片重复看了一次,满意的将十几卷的影片寄到康秉勋所住的公寓,这就是他该得到的报应,一手创造出来的幸福,马上就终结在自己的好色里…



  【完】